《财经》杂志对话瑞·达利欧:我为什么长期看好中国市场?
《财经》杂志 2022-06-08 往期

以下节选自《财经》杂志(发布于2022-6-5)

文|《财经》记者 冯奕莹 郭楠
编辑|陆玲

 

《财经》您的新书《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研究了500年的世界历史,以及自唐朝以来的中国历史,基于周期理论,中国目前处在什么阶段?

瑞·达利欧:我认为中国正处于第三阶段,这是最强大和伟大的阶段,并正在进入第四阶段,即出现贫富差距和巨额债务,人们会变得更加颓废。

在周期的这一阶段,继续投资于提高生产力、实现繁荣的领域尤其重要。例如,为所有人和有潜力的地方改善教育和基础设施,这些通常是维持繁荣和社会稳定的因素。如果管理得当,这段时间通常是周期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因为资源限制最少,创造力最旺盛。同时也必须警惕,自己表现得如此强大会使其他主要的竞争大国受到威胁。

《财经》:如果可以穿越,您对中国历史上哪个朝代最感兴趣?

瑞·达利欧:如果在中国历史上选择一段时期来生活,我会有两个选择:一是在唐太宗登基后不久的公元630年左右,二是我过去38年生活的时代。这两个时期都在强大而明智的领导人领导下,取得了惊人的进步。我预计未来将更具挑战性,但同样令人兴奋。

《财经》:2022年疫情影响还未退散,年初全球性大事件连番发生,增加了全球经济恢复的不确定性。在您看来,世界秩序发生了哪些变化?

瑞·达利欧:世界秩序随着权力的转移在发生变化,因为最强大的力量自然而然地控制着世界秩序。在我的《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一书中,有各种各样的力量可以衡量,人们可以看到哪些国家在哪些方面强大,以及这些力量是如何变化的。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有一场典型的大国斗争正在导致世界秩序的控制权从上次世界大战中获胜的主导国家(美国及其盟国)转移到一个相对强大、而且很可能最终更强大的国家,即中国。历史表明,在争夺世界秩序的斗争中,有五种主要的战争——贸易战、技术战、地缘政治战、资本战和军事战。在过去的七八年中,我们看到前四种情况越来越严重。

《财经》:如何看待俄乌冲突造成的影响?

瑞·达利欧:不要孤立地看待俄罗斯-乌克兰-北约冲突,而要将其置于正在发生变化的世界秩序这一背景下。

俄罗斯-乌克兰-北约冲突是第一场涉及两个军事大国(美国和俄罗斯)的军事冲突,尽管迄今为止这两个大国之间尚未发生军事冲突。我们看到美国使用其独特的资本战争武器,即制裁。历史告诉我们,激烈的资本战通常先于军事战争。例如,美国在对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做出军事反应之前,先对日本发动了资本战。因此,我认为这场军事行动是一场更长期、更大的争夺世界秩序的斗争中的第一场重大冲突。

不过,我相信这场冲突向我们展示了很多信息。例如,它显示了美国如何领导资本战——制裁,及其有效性。例如,我们将看到这些制裁是否会导致各国在受到威胁时改变其行为;美国的美元武器化是否会阻止各国持有美元债务资产,因为投资者担心他们的美元资产可能会被冻结;我们还将看到哪些国家与哪些其他国家保持一致。我们静观其变。这些发展将在许多方面对市场、经济和我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

《财经》:桥水在2008年经济危机中取得正收益,如果危机再次到来,您会怎么做?

瑞·达利欧:与大多数投资者不同,桥水的投资方式不会偏向于在股市和经济表现良好时才业绩良好。在任何类型的环境中,如果我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们会收益表现很好,反之则表现很差。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投资是因为股市和经济有时会长期低迷,因此依赖于强劲股市和强劲经济的投资者将不可避免地长期表现不佳。我们希望表现更加稳定。

我们的投资方式是,先建立一个没有偏见的多元化投资组合,然后调整投资组合,以拥有更多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表现最好的资产。因为现在以及未来会有大量债务产生,大量印钞将债务货币化(这会使债务和货币贬值),以及国家之间的冲突造成的低效率,我预计世界将在未来几年处于通货膨胀模式。因此,我们倾向于在通胀时期表现良好的资产。

美联储将采取行动收紧货币,因此人们和公司将受到更高的通胀、更高的利率和货币紧缩的挤压。我预计将出现更高的滞胀。当然,不同的国家存在不同的情况,所以我们根据这些不同的情况调整我们的投资组合,并随着情况的变化改变我们的头寸。

《财经》:您继续看好接下来的中国市场和中概股吗?桥水的投资组合更倾向于哪些方向?

瑞·达利欧:是的,我仍然对在中国的投资持乐观态度,尽管我们曾经青睐“中概股”是不正确的。

我长期看好中国,因为我预计中国的财富创造将继续超过大多数国家,而全球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不足,中国资产相对便宜。还有一个原因是,随着政府采取刺激性政策以防止经济进一步大幅下降,我相信现在面临的挑战可以得到很好的应对。

只要政府继续发展和改革市场,就能推动生产率的提高。我预计中国会做得比较出色。需要明确的是,我看好整个中国市场的长期方向,不仅仅是股市。正如我刚才提到的,我们的投资方式不会偏向于在股市上涨和经济强劲的情况下表现良好。我希望拥有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并在战术上转向适合当时环境的资产。

随着环境的变化,我们也会改变立场。我们最近支持并预计将继续支持通胀对冲资产、低风险债务和政府鼓励发展的经济领域。但随着围绕这一上升趋势的周期发生变化,什么是最好的资产将发生变化,我们也将改变立场。

《财经》:近两年中概股和A股都受到了中美关系变化的影响,您是如何判断这种变化并做出投资决策的?

瑞·达利欧:中美关系在影响资本流动、全球经济活动和我们更广泛的集体福祉方面非常重要。随着世界秩序从一个主要由美国、美元、美国经济和美国市场主导的秩序转变为一个中国日益发挥可比性和竞争性作用的秩序,全球资本流动和全球经济活动将发生变化。

每个人都在关注这些变化是如何发生的。如果有良好的关系、开放的贸易和相对自由的资本流动,对世界和市场都会更有益。而恶化的关系、更封闭的贸易和相对受控的资本流动,将对市场和全球经济不利。作为机构投资者,我们更加关注这些变化,并做出日益受地缘政治影响的决策。

《财经》:作为一个普通人,如何在波动加剧的环境中更好地生存?

瑞·达利欧:多样化。做好这一点,可以在不降低回报的情况下降低风险。我在《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一书中阐述了如何做到这一点。

 

原文请见:

《财经》杂志 | 对话瑞·达利欧:我为什么长期看好中国市场?

登录后可查看更多内容,点击